我的西南公司,我的新疆指挥部

 作者:徐建新 时间:2019-06-03 【字体:

2005年,为了精伊霍铁路的建设,西南公司第一次踏足新疆大地,从华中到西北,跨越了几乎一个中国的距离,巨大的地域差异宛如出国一般。

时光荏苒,十几载耕耘,昔日的西南公司新疆精伊霍项目部已经经历多次演变,成为了今天的新疆指挥部,变的是名字,不变的是坚守,坚守在西北边陲,肩负着为企业开辟市场,创造声誉的使命。这里远离公司本部,管理跨度大,作业时间长,自然环境差,形成了一道道独特的新疆风景,你也许路过新疆,但是你真的不一定了解新疆。

在新疆,如果你不开车去工地看看,那你一定是不知道新疆地域之宽广。新疆的大是真真切切的大,和铁路线打交道的人都知道,新疆和甘肃的分界点是柳园车站,柳园车站距离首府乌鲁木齐接近一千公里。别着急,你这还只是走完了北疆,你要是往南走,乌鲁木齐距离南疆重镇喀什一千六百公里,距离南疆铁路线终点和田更是高达两千公里。新疆指挥部作为新疆的项目经营管理单位,曾经同时管理北至哈密,南至疏勒的多个项目部,管理跨度两千两百公里,相当于南昌至长春的距离。

在新疆,如果有人告诉你天亮开始干活,天黑就休息,你一定要想一想。新疆作为祖国的西北边陲,和地处东八区的北京时间相差两个小时,同时由于地域广阔,本身跨越两个时区,这就造成了完全不一样的地域环境。清晨六点天亮,晚上十点天黑,全天十六个小时的日照时间,既成就了新疆瓜果的香甜,也让新疆地区有着超长的工作时间。而且新疆全年少雨,气候炎热,白长昼短给施工带来了便利,超长的工作时间成为了常态,晚上十点的太阳照耀下的那一个个被拉长的工作身影,是新疆指挥部干部职工独特的一抹风景。

在新疆,如果你不喜欢都市的繁杂,你可以去体验下戈壁滩。戈壁滩是荒凉的,没有高大的植物,连动物都很少驻足,穿梭不息的火车是戈壁滩上那一抹独特的风景。一百六十六万平方公里占六分之一的国土面积的新疆,却只有不到两千五百万的人口,地广人稀又是一种常态。而我们的工地往往都地处荒凉的戈壁滩上,那里不仅有大漠夕阳的苍凉唯美,还有没水没电,来回买菜都要跑上三百公里的艰辛。

当有的人还在抱怨网络不好的时候,新疆指挥部有的项目部因为没有充足的燃料供应,每天只发三个小时的生活用电给电脑和手机充电,维持最基本的办公条件;当有的人还在抱怨伙食差的时候,新疆指挥部有的项目部因为采购距离超远,只能一个星期去买一次菜。很多在一般人眼里看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在戈壁滩上都是一种奢侈,洗一次澡,吃一顿新鲜的青菜都很难得。

在新疆,你如果没有体验过大风、严寒和突发性洪水,你真的不算体验过新疆的施工环境。百里风区,三十里风区,在新疆,风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如果你只是去欣赏风力发电机的壮美,那你一定只是一个过客。在一个连站稳都是件艰难事情的地方,我们不仅仅要站稳,还要施工。如果你看到吹翻的集装箱板房感到惊讶,我们的职工会告诉你那都是小事,连火车都被吹翻也不稀奇。除了大风,低温严寒也是一大挑战,大雪皑皑,银装素裹那是给诗人的,只有严寒才是留给我们的,冬天是停工期,但是零下三十度的严寒对于工地留守的职工确是一项生理和心理的巨大挑战,滴水成冰在这里不是成语,是眼前的事实。如果大风和严寒还是可以预见的,那么突发性洪水绝对是最可怕的存在,山里下雨平地发洪水,没有河道也没有预兆,汹涌的洪水就像一头藏在地底的巨兽随时可能冲出来摧毁一切,在新疆,老人会告诉你无论什么时候选一个高一点的地方永远都是对的,因为你不知道洪水从什么地方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新疆指挥部扎根边陲,战狂风斗酷暑,住戈壁历严寒,圆满完成了近五十项施工任务,它们像一座座丰碑立在荒漠戈壁上,见证着新疆的发展与进步,也见证着我们的奋斗与成长。没有轰轰烈烈的场面,也没有更多瞩目的眼光,新疆指挥部像一颗荒漠上的胡杨,在风沙中昂首挺立着,根系却已经深深扎入这片大地并且扩散开来茁壮成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网站地图